白玉兰奖评委傅东育:专业是基本素质,现在门槛太低,什么人都能当导演

6月8日下午,第2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、导演傅东育接受采访。曾执导爆款口碑剧《破冰行动》的傅东育,其担纲总导演的建党百年献礼剧《理想照耀中国》正在热播,提到该剧分集导演的选择时,他强调自己看重三个点:价值观、专业出身和坚持现实主义创作。

“尽可能是专业学院导演系本科,不管你是在美国、英国、法国读的书,还是中戏上戏北电。为什么?是因为我们这个行业,目前对于导演这个行业的门槛太低了,什么人都能当导演。”

谈及创作者要坚持的点,傅导认为正确的价值观最重要,必须要符合中国14亿人口的一个最大公约数,“我是不能接受,有很多片子里面住着洋房,穿着的香奈儿的标都撕掉了,然后说‘你借我200块钱吧,我现在日子过不下去了’,你信吗?我们的片子里现在比比皆是,你觉得这是什么价值观?”

白玉兰奖评委傅东育:专业是基本素质,现在门槛太低,什么人都能当导演

导演傅东育

:当下,影响创作者的因素有很多,包括市场的变化、受众审美的变化,您作为创作者,觉得一定要坚持的东西是什么?

傅东育:如果我回答你这个问题的话,我觉得吹一些道理,还不如说一些实事,我讲一下我拍《理想照耀中国》选择导演的理由。在《理想照耀中国》开始的时候,我要组建15个团队,我要找那么多导演,而且我希望是年轻一点的导演,那时候我见了80多个导演,最终选择只有15个。

怎么选出来的?三条理由,这是我认为导演最必要的素质。

第一,关于《理想照耀中国》这样一个选题,你是否真的相信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100年的奋斗,没有前几代人的付出和牺牲,我们今天会面临的形势和困难,这是我想问的。不管你在哪里读的书,不管你在巴黎还是美国还是英国,你怎么看待中国人这100年的历史?

这个当中有没有一些导演会觉得“其实我也不太信,但是《理想照耀中国》这六个字实在太大,这玩意我得参加”,这种投机性的有没有?你得看出来,有。这位爷肯定就不行。

这个第一原则决定了导演的价值观,决定导演的审美观和历史观,很重要。

那么第二个原则,尽可能是专业学院导演系本科,不管你是在美国、英国、法国读的书,我们这里面大概有4-5个,还有那就是中戏上戏北电。为什么?是因为我们这个行业,目前对于导演这个行业的门槛太低了,什么人都能当导演。

什么人都可以?真不是,这是决定你审美的最基本的一个基础。当我跟你谈我要用长镜头,哪一种长镜头?表现主义哪一种?象征意味是什么?用什么来象征什么?甚至到你的现场的构图,你的运镜的节奏,你对演员的表演把控,他是有水准的。也就是说,导演的培训的基本的审美功能,至少决定了你这个片子可能将来不会受到影响。

第三个原则,你曾经所有的作品当中,不管你是短片,长剧或者网络大电影都可以,只要你能拿给我看的,我希望它是现实主义的创作路径。什么叫现实主义的创作路径?调研,深入生活,产生灵感,提炼再造。这个过程是这样的,我觉得差不多,你可以成为导演了,你可以成为《理想照耀中国》的导演了。我是按照这三个原则去找导演。

对于一个创作者,至少对一个导演最为重要的,我觉得是正确的价值观,正确的历史观是第一位的。

第二个,训练,同时有着良好的导演的培训基础,我觉得他未来的生长空间就比较大。你说什么样的价值观是正确的,什么样的审美观是正确的,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不说主旋律,是叫主流价值观,你必须要符合今天中国14亿人口当中的平均数的一个最大公约数。你认为什么是美的?你认为什么是好看的,因为什么是甜的,什么是臭的?这件事情咱们还得要聊一聊,真的要聊一聊。我是不能接受,有很多片子里面住着洋房,穿着的香奈儿的标都撕掉了,然后说“你借我200块钱吧,我现在日子过不下去了”,你信吗?我们的片子里现在比比皆是,你觉得这是什么价值观?

有人说“这样好看,美”,头发都烫成那样了,说“你借我200块钱我快吃不了饭了”,在什么地方问你借钱?在一个非常高端的日料店。这是什么审美?这我实在是不敢接受。

所以,价值观的问题,基础的问题,方法的问题。我觉得只有按照这条相对笨拙的方法,一步步地往前走,我们影视的未来是可期的,我们下一代的导演,艺术上我认为还是有非常非常棒的,放心吧,肯定有更好的作品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分享:

评论